衡阳网

记录查询

江苏泰州市民投诉法院审理虚假借贷案件有猫腻》

2016/1/14 9:12:10 浏览:7732 来源:网络 我要评论 字号:T / T

周勤杉 发自江苏泰州
日前,江苏省泰州市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故土村民卢俊义向记者反映,当地法院在审理一起涉及到他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中,不去调查借款的由来,仅仅凭借他因被别人诱骗去赌博,欠下几十万元赌债,强逼写下的一张借条,就认定他借别人的20万元成立。他不服一审判决,上诉至泰州市中级法院,可是泰州市中院还是维持原判。而另一张借条上,他被逼写下借款30万元,可书写借款日期的那天他却在浙江省温州市,并有相关证据证明他不在泰州本地,然而法院竟然以他提供的证据与他借条无关联性,不予采信。他认为法院泰州市区两级法院未秉公办案,也不是公正执法,把赌博中的债务当成民间借贷案件来审理,存在猫腻。
身陷赌博输了八十万元
    据卢俊义说,在2013年11月底,他的同学杨磊告诉他,有个赚钱的赌博网站,一天可以赚四五千元,愿意和他合伙。他身上有20万元存款,就同意了。于是,杨磊就在赌博网站上注册了一个号,两人轮流上网站上操作。经过大约一个月时间的网络赌博,他把存的20万元全部输光了。
2014年正月初一下午,杨磊打电话给他,约他到金港装饰城里他家开设的棋牌室,看到杨磊等人都在赌博。在第二天下午,他在杨家的赌场上,认识了一个叫陈华荣的人,陈知道他的父母有钱,还有多处房产,就伙同陈龙、李寅等人设下赌博圈套。
    在2014年3月14日晚上8点30分左右,他被陈华荣喊到本地一家叫向阳人家小区一个茶叶店二楼赌博,当时参加赌博的有陈龙(卢俊义向陈打30万借条)、李寅(卢俊义向其打20万借条)及张某,因他身上只带了1万元现金,不到五分钟就输光了。他想告辞,可是陈龙等人硬拉着他不让走,并把一些钱通过李寅再转给他,供他继续用于赌博。到当晚的9点45分,他看到自己总是输钱,不想赌下去了,再次提出不赌了,可是陈龙不让他走,并说他因晚上赌博,已借了陈现金30万元,借了李寅现金20万元,逼他写下了两张借条,分别是“今借到李寅人民币贰拾万元整(200000),借款人卢俊义,2014年3月15日”、“今借到陈龙现金叁拾万元整(300000),借款人卢俊义2014年4月10日”,才得以离开赌场。
随后几天,陈龙、李寅就找他索要借款,可他根本无法给付,只好在2014年3月27日离家,躲到浙江省温州市,一直到2015年7月才返回泰州。
两级法院竟让虚假借贷案胜诉
    卢俊义离家出走了,陈龙、李寅找不到他,就拿着他的借条,找到卢的家人索要借款,遭到拒绝,后来分别到泰州市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法院起诉卢俊义,说卢借他俩的钱不还,请求法院主持公道。其中陈龙说借给卢的30万元是在2014年4月10日打的借条,可是卢那个时候恰恰在浙江温州市,并租房居住,有房东等人以及每天都使用银行卡进行小额的流水来往,怎么会在2014年4月10日打出30万元的借条呢?而且陈龙借出的30万元不是小额现金,如果从银行取款,需要提前预约,可是哪个银行有他关于30万现金的预约呢?如果是他存放在家里的现金,那么在什么地方用什么包装好给卢俊义的?卢俊义气愤道,他赌博触犯法律,甘愿受到法律制裁,但是法院根本不去调查,也不采信他的证词与书证,却认定他借款存在。
而李寅这个人,卢俊义说他俩仅仅是在赌博场上认识的。如果李寅真的在赌场上借给他20万元,根据相关法律法规,赌博中产生的债权债务,法院不认可也不支持李寅的民事诉讼。如果在赌场上认识的李寅,能借出的20万元给他经营之用,那么李寅不会打听卢俊义所借款用于做什么?能没有一个人担保?最起码的借钱找人担保或者抵押都没有,是不是不符合借款约定呢?看到一审的败诉,卢俊义猜测在法院里面有猫腻,要不怎么把赌博案件当成民间借贷来审理的?于是,上诉至泰州市中级法院,可是拿回来的是一张维持原判的民事判决书。
立案登记至今无结果
    卢俊义的父亲义愤填膺,他在区法院审理期间,陈龙安排手下人中途开车堵截,多次用车撞击卢俊义驾驶的轿车,企图进行谋害,最终在野徐派出所里面,得以安全脱身,但是这个案件至今没有任何说法。
他还拿出一份当地警方2015年7月14日的《受案登记表》复印件,上面有以下字样“报警人卢俊义称,2014年3月14日晚上,卢俊义经陈华荣介绍与陈龙、李寅等人在陈龙的住处斗牛赌钱,在赌桌上卢俊义输光一万元之后,陈龙以借钱继续玩,输了算他的幌子诱骗卢俊义继续赌,欠下赌债,当晚陈龙以威胁的方式讨要卢俊义欠下的赌债,并逼其写下向陈龙、李寅借钱的两张借条,合计借款50万,后陈龙、李寅多次以借条为凭向卢俊义敲诈钱财,并一直持续,事发后卢俊义在浙江躲避逼债,陈龙、李寅多次多卢俊义家逼债,目前已向法院起诉,卢俊义不得已以书面方式向公安机关报案。接受证据情况:1,卢俊义的报案材料;2,卢俊义出具给陈龙、李寅的借条复印件;3,事发后卢俊义与涉案相关人员的通话录音等。”
他说当地警方早在去年7月14日就受理案件,可是至今也没结果。
    2016年1月13日晌午,记者来到泰州市公安局高港分局。保安查看相关证件后,向该局政工科汇报,得到答复是正在开会,没人与记者见面。记者想打听政工科的办公电话,得知是内线,外面电话无法拨打进去,只好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,请保安务必告诉政工科,回个电话,可是直到记者当晚发稿,也没有接到政工科的来电。
    在泰州市中级法院,听说记者是来核实卢俊义欠赌债被该院当成民间借贷案件来审理时,该院政治部新闻处一位储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记下来了,会向分管的院领导汇报,并建议到诉讼大厅去反映。在诉讼大厅,一位女同志与新闻处联系后,得知是来核实卢俊义民间借贷一案,就把承办法官吴玫的办公电话告知,但是记者当日多次拨打过去,都是无人接听。
而卢俊义所在村支书韩毅听说记者来调查,也反映了他在2013年腊月,因办厂缺少资金,向陈龙借现金50万元,可是不到3个月的时间,就被迫卖房子还给陈龙105万元才了结。当时陈龙用手枪逼着他写下了借条,陈是混黑社会的,是靠放高利贷的,他向当地警方报案,但立案至今也没有说法。他还特别提到,在他没有还借款时,陈龙、李寅等人到他家打他父母,砸他家东西,当时警方也出警了,但是没有处理这群黑恶团伙。他恳请曝光,严惩这群黑恶势力,同时追究有关渎职人员责任。
关于泰州市中级法院把赌博债务当成民间借贷审理案件,将予以继续关注。


分享到:

0条评论

网友留言评论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。